山西文学网站:http://sxwx.qikan.com

山西文学2018年第9期  文章正文

唐叔的电影

字体:


  1

  我又得去找唐叔了,那或许就是我身上偶发的病。

  很多年前的夜晚,在矿区通往四野山村的土路上,我带着黑狗一次次找过唐叔。我拎着摇摇晃晃的矿灯,不时照向掏黄鳝、看西瓜、捉青蛙的村人,也不问路,闷着头跟着黑狗跑,就会在这个村的稻草垛、那个村的晒稻场找到唐叔。那时的唐叔一定是喝醉了,躺在那儿跟天上的星星说话,像是跟它们很熟似的。我偶尔挺烦这差事,就气鼓鼓地问唐龙唐凤:你俩为啥不找你们的爸爸?非要我去找?唐龙头一仰:鼻孔吹出两股气流:哼!他死在外头才好呢。唐凤却难得地赔着笑:你家不是有大矿灯么?我家没有哦。我摇摇大脑瓜,眨巴眼睛还想说什么,唐嬸碎玻璃般的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山西文学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